看漫画 首页 男频 女频 电击文库 富士见文库 角川文库 MF文库J 排行 免费
搜索
今日热搜
消息
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历史
收藏

同步收藏的小说,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收藏

金币

0

月票

0

第一卷 …… 序曲 ……

作者:寺田とものり 字数:9703 更新:2021-08-03 00:17:46

台版 转自 深夜读书会

图源:深夜读书会

录入:ritdon.

樱花满开的风景,听说是揭开爱情故事序幕的「经典」场景之一。

除了樱花给人柔软、温暖的印象外,春天也是邂逅的季节,这些肯定是让春天容易与美丽回忆相连结的原因。

虽然我觉得没创意,而且,仿佛是要强调我和她度过的每一天都非常「美丽」让我感到不好意思,但我确实是在樱花的景色中,开始强烈意识到她——峯原美雨。

所以,用「那是个美丽樱花盛开的春日」这四处可见的表现,拉开关于她的故事的序幕,肯定也是无可奈何吧。

更重要的是,她是个无比喜欢「经典」与「必然」等要素的女孩。

那么。

那是个美丽樱花盛开的春日——

300

知道新住处徒步范围内有个大公园后,出于心血来潮,我冒出「反正机会难得就去逛逛」的想法。

仰望淡粉色樱花花瓣轻柔随风飞舞的景象,让我涌现「今年春天也已来临了呢」的感慨。虽然常有人说我「很没情调」,但在日本文化中出生、长大,还是多少受其影响吧。

那天非常晴朗又温暖,甚至让我后悔自己为什么呆呆披上冬天大衣出门。阳光划出的淡淡光影,带着些许宁静的风情摇曳。

此时似乎正好是赏染井吉野樱花与山樱花的最佳时期,明明是上班日,公园却四处可见赏花客,十分热闹。

孩子们开心嬉闹,大人们带着温柔的微笑在旁守护。

老夫妻注意彼此脚步,一脸和气地悠闲散步。

没有刻意倾听,但周遭的开心声音传进耳中。我听见了「打工」、「报告」等等单字,应该是利用春假来这里游玩的学生们吧。

我侧眼看着围坐在蓝色塑胶垫上,一手拿着饮料,边大口吃着比萨或烤鸡肉串边愉快谈笑的人们,走过他们身边。

我不觉羡慕,但也非毫无感触,感觉心中痒痒的。那或许是对等在我前方的未来的预感,或是期待之类的东西吧。

四月起,我就要正式成为大学生。

身为一个医学系学生,我即将展开与过往完全不同的生活。

虽然在搬家和入学手续等事情上花了不少时间,但我也稍微预习了身为一个大学生该有怎样的行为举止。

春天时会一群人一起去赏花、夏天上山下海参加祭典看烟火、秋天品尝当季的山珍海味、冬天就去泡温泉打桌球。

据闻,在喝酒聚会的场合中,还得要发出「喔~耶!」之类的助兴呼声。非常可惜,我至今尚未有试着实践的机会,所以想要趁早练习。

我边想象着大学生活边走着,似乎在开心的欢声中听见不怎么熟悉的节奏声。

环视四周,我发现声音来自浮在水池上的鸭子船,那是鸭子船的船桨打在水面上、划水前进时发出的声音。

这个公园中央有座大水池,原本似乎就是以水源为中心整建的。公园里也有租借小船的服务,水池上的热闹程度与陆地相比丝毫不逊色。

开心玩着鸭子船的爸妈和孩子。

在手划小船上互相凝视的情侣。

将心情自然兴奋跃动的樱花季节,与这让人感到非日常的水上娱乐交叠后,看着人们开心玩耍的样子,有种连在旁观赏的自己也从中获得活力的感觉。

种植于池畔的樱花树,如同想从水中倒影确认自己的模样,向河面伸长满布花朵的树枝,感觉从水面上能更加靠近花朵。

而现下正有一艘手划船太过于接近樱花,快要撞上去了,他们慌张地试着避开。小船对划船者来说,是往滑动反方向前进的交通工具,在习惯前真的会手忙脚乱。慌张之下反而更往樱花树枝靠近,这让同行者尖叫得更大声。

水面上的樱花,随风微微摆荡,仿佛边苦笑看着人们慌乱的模样,边在旁温柔守护。

享受这幅光景一段时间后,我越来越受不了在拥挤人潮中被推来挤去。真要说,我是个不喜外出的人,不太喜欢热闹的地方。

我想稍微让自己舒服一点,开始朝人潮稀疏的方向前进。

路过通往小船搭乘处的小桥后,我直接沿着池畔往公园深处走去。从桥上似乎能一览无遗地欣赏池畔樱花,所以来到公园的游客几乎都往小桥的方向前进,因此,我前进的方向相较之下比较空旷。

以小桥为分界,公园两侧的氛围差距甚大。静静设置在池塘中央、造型简单的喷水设备,也为这宁静的氛围做出贡献。

虽然有春天少见的哀愁气氛,但在这似乎能安静休息一下。

明明只是来随兴散散步,却让精神疲惫到需要中途休息,我对这感到一丝不安及怪异,因而环视四周,想着至少要找个能欣赏樱花的地方休息。

很幸运地,附近就有一棵樱花树。虽然不及方才看见的樱花树豪华,但因为人潮稀少,所以可以悠闲赏樱。在我想着「正好」,准备往那个方向前进时——

一阵风吹来。

在我睁开微眯双眼的一瞬间,世界染上不同色彩。

刚刚跨出的步伐,仿佛跨越异世界的界线——眼前的光景让我无比混乱,混乱到脑海中不禁浮现愚蠢的幻想。

视野豁然开朗,樱花映入眼帘。樱花树枝伸向池面,淡粉樱色跃动于粼粼波光上。

一位少女,只身伫立于如此美景中。

「站立」肯定无法完美诠释这幅景象,仿佛是示范「伫立」一词就该运用在此一画面般,她只是静静依偎着这幅美景。

但她的存在感又过于强烈,无法成为风景的一部分。就连此时此刻盛开的樱花,在我眼中也只称得上是「背景」。

她的侧脸对着我,那是一张清新的脸孔。细眉的尾端下垂,双唇紧闭,那副表情让人感觉她似乎在强忍着些什么。

当人类看到美景时,会说出「如画一般」的赞辞,但此刻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形容词是「如玻璃工艺品一般」,仿佛粗暴对待就会脆弱破碎,美得十分虚幻。

如果冷静下来分析我混乱的理由,或许只是因为从云间洒落的光线照射下,视觉受到刺激而产生的变化罢了。

但是,这肯定和站在那里的她脱不了关系。

我到底呆站在那里多长一段时间呢?

此时,一阵强风吹过,抚动她及肩的黑发。樱花花瓣飞舞于空中,像是在她身边开心热舞。

她伸手抬于耳上,压住被风吹乱的秀发。她似乎是在此时发现我的存在,慢慢地转身面向我。

那双让人联想到猫科动物的细长双眼,直直捕捉住我的身影。

我心想「得为自己盯着人家的不礼貌行为道歉才行」,但内心十分慌乱,完全想不出一句适切的话语。

结果,竟然是她先开口:

「喂,那边那位。」

她的声音软嫩,让我觉得耳朵痒痒的。

她的表情让人联想到平静无波的水面,无法看穿其内心,她不等我回应又继续说:

「『这个带着忧愁表情盯着池塘的女孩到底在想什么呢?该不会是遇到什么难过的事吧?如果是这样,我得要帮她忙才行!』……你心里正这样想对吧?」

「……啥?」

连我自己都觉得第一句话竟是发语词也太糟糕了。

虽是这样说,但听到方才那想像力无比丰富的发言,被对方的气势吞噬也是无可奈何的反应。

她看见我的反应后没有笑,表情认真地继续说着离奇古怪的话:

「吓到你真的很不好意思,其实,我有读心的能力。

「……那还真是厉害。」

我只能含糊地点头回应。

老实说,我内心想着「她应该是属于别靠太近比较好的人」,但谁又能责备我有这种想法呢。

如果我听见谁遇到这种事,肯定也会建议他:「使出全力逃跑,要不然会被卷进奇怪的事情当中。」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想随意找个理由迅速离开。

她似乎不打算打乱自己的步调,也丝毫不在意我的不知所措,说着「先把这件事放一边」,迅速切换话题:

「听说有『情侣一起搭乘这个公园的小船就会分手』的都市传说,你知道吗?」

「……没,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姑姑告诉我这边有座公园,但姑姑没提到这类话题。途中看见的看板上似乎没写着类似事情,但这对管理公司来说,也不是个传开来能获利的谣言。

听到我的回答后,她似乎没特别失望,只点头回应:「这样啊。」开口问我知不知道这件事似乎只是社交辞令,她用依旧认真的表情继续说:

「我想要验证看看。」

「……什么?」

「听到这种传言后,就会想要验证看看这个魔咒到底是不是真的,应该是人之常情吧?」

我想,应该不是很多人有这种常情。

「但是,我发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感觉她正无言地问我:「可以说吗?」于是我点头说:「还请赐教。」

她先是小小声清清喉咙,接着用偷偷告诉我一个大秘密般的口吻说:

「一个人根本无法验证这个魔咒的虚实!」

这种事情不是一开始就该发现了吗?

她似乎发现我无法对她的感动感同身受,稍微垮下表情,发出些微不满的声音。明明有张成熟脸孔,却做出如此孩子气的行为,这让人感到相当不可思议。

她似乎想要平静自己的不悦,用手稍微梳理刘海。古人会用「玉笋」一词形容白皙纤长的手指,我一直不解那到底是怎样的手指……原来如此,古人就是看到这种手后才会那般形容吧。

她终于平复心情后,带着似乎隐藏期待的声音这样说:

「总而言之,因为一个人无法验证,我正在找可以和我一起搭小船的人。」

「原来如此……」

她的态度太过自然,我敌不过她的气势,只能顺从地点头,但在点头的同时,内心也充满疑问。

该说是如我所料吗,她接下来继续说:

「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和我一起搭船吗?」

如羽毛轻搔耳朵的柔软声音中,带着连我都能清楚察觉的期待,以及,或许还有些许不安。

就算表情再怎样平静,她或许也有自觉到自己正提出一个非常奇怪的请求。

虽然感到些许抱歉,但我仍委婉地拒绝。

不是现在没空,而是在那之前还有个更大的问题。

「最基本的问题是我们根本不是情侣,从一开始就无法满足假设条件吧?」

「啊,说的也是耶……那该怎么办?」

她歪着头,接着立刻双手一拍,一副「我想到好点子」的模样,让我连说出「那我先告辞」的时间也没有。

「那么,我们就成为情侣如何?」

「……咦?」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我再度发出奇怪的回应。

我也想着自己该不会被捉弄了吧,但她的眼神没有丝毫开玩笑的迹象,更可说是无可质疑地认真。

成为情侣后确实是满足条件了,但就算再怎么认真地想要验证魔咒,这也是个可能会造成对方奇怪误解的危险请求。

「反正马上就会分手了,所以我想应该没有关系吧。」

她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还是稍有不安地垂下眉尾。

「啊,不好意思。如果你有女朋友的话,就对不起对方了……」

「不,我现在没有能称得上是恋人的女性朋友,目前也没这个打算。」

「那么,暂时和我成为情侣也没有关系对吧!」

……我想,应该不是这个问题耶。

虽然这样想,但看见她天真无邪的笑容,让我吞下不解风情的吐槽。

然后,当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被低头说:「那么,请你多多指教。」的她牵着鼻子走,也跟着低头回应:「请多指教。」

就这样,我——佐佐木直斗,生平第一次做出「情侣间交往」的行为。

虽是如此,我却没什么真实感,一点也不感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会答应如此异想天开的提议?虽然她美得让人一见钟情,但我也不认为自己有积极到只因这点就决定和对方交往。

或许是因为,我非常在意当我说「我没有恋人」时,她展露笑容前短暂出现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吧。

她马上收起的那个表情,让我感觉像是放下心中大石,但又像是完全相反的情绪。

因为人潮众多,我们等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后,顺利搭上手划小船。

魔咒的假定条件中,不包含要由谁来划船,所以由我负责这项工作。在小船停泊处附近稍微练习一下不熟悉的船桨使用方法后,我们慢慢往池塘中央前进。

「那个,峯原小姐。」

「我不是说了叫我『美雨』就好了吗?」

「可是,就算你这样说……」

在排队时,我们已经互相自我介绍完毕。

她名叫峯原美雨,这个发音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我念出她的名字向她确认时,她发出被搔痒的呵呵笑。「美雨(miu)」的发音让人联想到猫咪的「喵」叫声,虽然有点失礼,但我觉得和她散发出的氛围十分契合。

一对男女站在租借小船的队伍中,却互相自我介绍,这确实让旁人投以奇异的眼光。即使如此,我们在旁人眼中看来确实像一对情侣;严格来说,我们的确也能称得上是情侣。

我和她确实在交往。虽然是在排队不久前才开始交往,而且下船后似乎马上就要分手了。

「直呼刚认识的同龄女性的名字,果然还是让我有点抗拒。」

「我也直接喊你的名字,那不就两不相欠了吗?」

她一副想出绝佳方案的模样,露出非常愉快的表情继续说:

「这样的话……干脆直接叫『小直』之类的?」

我想她应该没特别意思。她掌握与他人间距离的方法很奇怪,似乎是个警戒心淡薄的人。

确实从情侣的角度来看,她提议的叫法或许比较自然……反正也不会被其他人听见,不必太过拘泥这点也无所谓吧。

我用苦笑遮掩自己的纠结,老实说:

「那个,那让我很不好意思,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别那样叫。」

「……如果你这样觉得,我们用姓氏互相称呼也没关系喔,佐佐木先生。」

她说出这句话时让人感到些微冷淡,但她的表情依旧平静。

「峯原小姐,那个啊……」

她的反应让我有点踌躇,但我最后还是用姓氏称呼她,试着把话题拉回来。

「『情侣一起搭小船』的都市传说,大概要一起搭多久的时间才好?」

「这个嘛……」

她以纤细手指抵住下颚,稍稍歪头思考这件事。海确实会浮现手划小船,而非脚踏船的画面。乘坐脚踏船时两人会比邻而坐,手划小船则是面对面坐着。如果是情侣一起搭乘,确实是后者较容易使用。

「手划小船的基本使用价格设定为一小时,所以,可以推测这个魔咒应该为『搭乘一小时』吧。」

当我心想「确实如此、确实如此」,点头同意她的推论时,她的细长双眼跃上一种不可思议的光彩。我似乎还不够成熟到足以解读那道光彩背后代表的情感。

「和我在一起很无聊吗?」

「咦?没有,没有那种事……」

听见突如其来的问句,我只能做出很没用的反应。

现在回头想想,我似乎说了还满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的话。

「那个,我没有很无聊的意思啦,那个……」

大概是我惊慌失措的模样点到她的笑穴,她忍不住笑出声,接着还缩着身体嗤嗤笑起来。

等到笑完一轮终于平静下来后,她边擦拭眼角的泪水边说:

「对不起,但是啊,我刚刚只是开玩笑而已。」

「不好意思,因为我不太习惯这种事情。」

「……是这样吗?」

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像峯原小姐这样的大美人,应该早就有过许多次这类男女约会般的经验吧」的想法。

「别说交女朋友,我连和女生说话都很不自在。」

此时此刻打肿脸充胖子也没什么好处,所以我干脆诚实以告。

但说完后,我又想到,要是让她解读成「你和女生讲话会不自在,所以你能和我说话是表示你不把我当女生看吗」就不好了,所以马上补充说明:

「我现在也非常紧张,因为我几乎没有和像你这样的美人说话的机会。」

大概是听起来很像场面话,她轻轻别过头去不看我,用非常平板的声音回答:「……是这样吗?」

我那句话或许反而惹怒她了吧。

而我自己,大概是说出平常不会说的话,没办法好好正视她的脸,只能毫无意义地看着水面上的波纹。

和女孩子说话好不自在。虽然有雀跃的感觉,但我果然不适合做这种事情。

尴尬的沉默在我们之间持续一段时间后,我突然注意到周遭相当热闹。

「对、对了,樱花!」

「什么?」

她突然大喊让我不知所措。

「难得来了,我们好好赏樱吧!难得都搭小船了!」

「对,说的也是!」

我点头点到连自己也觉得次数有点多得夸张的地步,接着重新掌舵,控制小船的前进方向。

回头一看,只见樱花在水面上摇曳树枝。运气很好,四周恰巧没什么人。

「好,让我们更接近那边吧!」

「好,请这样做!」

在她不断点头的鼓励下,我气势十足地划动船桨。

划水时的阻力透过船桨传递到我手上,特别鲜明。

然后,我似乎是用力过头了。

「哦,那个,不小心一点的话……」

她还来不及阻止,我已经一头撞进樱花树枝中。

我们两人的惊叫声重叠。

我慌张取回小船的平衡,借力使力推了比较粗的树枝一把,把自己推回安全的地方。

松一口气后,我忍不出发出「好痛……」的声音。

「你还好吗?」

「……嗯,似乎没事。峯原小姐没有撞到吧?」

「我没事啦……」

她非常担心地看着我,接着没想到竟然捧腹大笑。她刚刚似乎很努力克制笑声,这次可是毫无顾忌地大笑。听见她「啊哈哈哈哈」的开心笑声时,我脸上肯定挂着沮丧。

「太过分了吧,怎么这样大笑啊?」

「对不起,可是……」

看来似乎又戳中她的笑穴,她完全止不住笑。看见她这副模样,我似乎也感染了那份愉快,当我发现时,自己也跟着笑出声了。

周遭人或许觉得我们这对情侣脑袋有问题吧——虽然我一瞬间闪过这个想法,但老实说,什么都无所谓了。

从她说出第一句话开始,我就觉得她是个奇怪的女生……嗯,说实话现在也仍觉得她是个奇怪的女生,但和她在一起总觉得非常愉快。

我们一起笑完一轮后,我重新握好船桨说:

「那我们差不多该前进啰。」

「这一次请多加小心喔。」

她的话中混杂着担心和捉弄,我点点头。

我慎重地把船桨划入水中,樱花倒影就在扩散出去的波纹中摇曳。

载着我们的小船,缓缓向前移动。

那之后到下船的时间,老实说,我记不清楚我们到底说了什么。

可能是我喜欢的数学定理,也可能是最近看过什么电影。

我只记得,那仿佛是和好朋友们待在放学后的教室里天南地北聊着的闲话家常。

我不太擅长和人对话,大概是因为我不管什么事情都想要找理由或是逻辑吧。而她从一开始,就毫不厌烦地和满口理论的我对话,这让我感到非常轻松。

然后渐渐地,我也知道她是个会用感情更加丰富的词汇对话的人。

她的表情比言语更加强调这件事。

她的表情如万花筒般瞬息万变,可以窥见孩童般天真的一面。从她成熟的面孔、一开始的稳重表情来看,我还以为她的年纪比我大,但现在觉得也可能比我小。

从她的话中,嗅不出学校生活的气息,但她身上也没有社会人士的氛围。

她身上穿着白色的春装外套,稳重的洋装带给人成熟的印象,纤细双脚套着刚好不会透肤的厚裤袜。

如果是制服也就算了,我根本不可能有能力看穿身穿便服的女性年龄。

她用视线无言地问我:「怎么了吗?」我笑着敷衍过去,打断她追究的可能。

「喔,从这里望过去的景色很不错呢。」

「好漂亮……」

我们被池畔的樱花吸引,时不时停下船。

陆地上也有樱花行道树,而且在岸上应该可以更靠近樱花,但漂浮在池塘中观赏的樱花美景,与其非日常性交叠,让我们感受到不可思议的感慨。

然后,她那心神被樱花夺走,因为兴奋而微红的侧脸,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吧。

我们完整享受一小时的水上漫游,回到小船搭乘处。

工作人员帮我们停好船后,我先行站上栈桥。

虽然犹豫着会不会太过耍帅,但我还是把手伸向尚在小船中的她。

「峯原小姐,请。」

她看着我伸出的手,露出一点不知所措的态度。

在我想着果然做过头了,准备收回手时,一个小小软软的东西轻轻搭上我的手。

「谢谢你。」

宛如樱花盛开,或许就是在形容这种微笑吧。

我把她拉上栈桥,正准备说出「不用客气」时——

——我看着她,僵在原地。

正确来说,我看着浮在她头上的「300」这个数字。

「……怎么了吗?」

看着她一眨一眨的双眼,我顿时回神。

「啊,没、没什么!走吧,要不然会挡到其他人。」

在那之后,我的动作说不定有点僵硬。」

「不会。」

我的脑袋一片混乱,完全说不出更体贴的话,只是勉勉强强可以回话的程度。

「真的帮了我大忙。托你的福,感觉应该可以解决这个疑问了。」

「……那真是太好了。」

我有好好笑出来吗?我努力坚定意志,把差点要往她头上跑的视线强硬地固定在她的脸上。

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她露出让人感到稚气的恶作剧微笑说:

「怎么样呢?情侣一起搭完小船后,有让你想要分手了吗?」

「这个,这个嘛,嗯……」

看我不知所措的态度,她小小声笑出来,接着说:「我开玩笑的啦。」

「话说回来,是我勉强你陪我做这件事情的啊。因为是刻意的,所以也没办法做为一般情况的证明。那么,就当成对我们来说,『一起搭小船之后会分手』的魔咒是真的吧。」

她说完,露出如融雪季节般的温暖微笑。

「勉强你陪我真的很对不起,虽然时间很短暂……但是我非常开心。」

「……我也非常开心。」

虽然我非常混乱,但或许该说正因为混乱才会这样说。

和她一起共度的时光非常开心,这确实是我的真心话。

「如果你下一个女朋友不喜欢的话,你可以不必把我算在前女友的人数当中喔。」

她这样说,接着说完「那么,让我们有缘再会吧」,转身离去。一步步走远的背影,给人英姿焕发的感觉。

我看着她的背影,完全想不出来应该要说些什么,只能没用地呆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去。

浮在她头上的「300」这个数字,果然不是我的错觉。

直至她的身影消失为止,那个数字都不曾离开我的视野。

298

奇异邂逅的隔天,一眨眼就过完了。

各种入学手续、负责课程说明的高年级生传来的各种联络事项,以及与大量文件的搏斗,让我没时间想起前一天的冲击事件。

接着,过两天的四月一日,非常凑巧,是被世人称为愚人节的日子。

我就读的大学是配合选修的「第二外语」编班,开始学习专业课程前,要先修毕基础教养课程。以「医学系」身份入学的学生,几乎接着都会进入医学系的专业课程,但偶尔会出现学习基础教养课程时对其他领域产生兴趣,转而攻读其他领域的学生。

如果要念医学系,就应该学德语——虽然这种想法已经很老旧了,但我还是选修德语为第二外语。

迎新聚餐的指定集合场所,是有某知名忠犬塑像的地铁站一角。这个走下手扶梯后的广场,似乎常被拿来当成集合场所,害我差点不小心走进其他团体里。

好险,我马上找到总召的学长。

「学长,辛苦了,我是佐佐木。」

「喔,辛苦了。佐佐木啊,佐佐木、佐佐木……是医学系的佐佐木直斗吗?」

「对,没有错。」

学长在看似名册的纸上打勾后,露出温柔笑容。明明和学长应该只差一、两岁,但已是大学生的学长,他的微笑总让人觉得带有一股成熟。

「没有迷路吧?」

「迷路了一下,好险我有提早出门。」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

向学长打完招呼后,我便走进将来会成为同班同学的人群中。彼此都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打招呼时显得吞吞吐吐也是无可奈何。

我在心里吐了一口气,希望自己能和大家好好相处,此时,学长们的对话传进我的耳中。

「还没有来的人是……」

「医学系的峯原美雨和……」

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让我吓了一跳。

接着,我听见轻搔耳朵的软嫩声音说:

「对不起,我迟到了!」

「喔,这就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没问题,刚好赶上喔。」

「太好了~」

转过头去,出现在我视线前的,是一张成熟的侧脸。大概是一路跑过来,她的气息不稳,双颊潮红。那像是放下心中大石的抚胸动作,对着同年龄的人做似乎有点不恰当,却给人天真无邪的印象。

不知为何,我无法将视线拉离那不协调的景象。

她转过头来,正巧与我四目相交。

既没有感到惊讶,也没有感到困惑,冷静得仿佛从一开始就知道命中注定如此。

「佐佐木同学,你好。」

峯原美雨,带着如樱花盛开般的微笑呼唤我的名字。

反观我则是完全僵在原地。

理由大致上有两个。

一个是,我没想到竟然会再次遇见这个我以为应该不再有机会见面的奇怪女孩。

另一个理由在她头上。浮在上方的数字,比两天前减少「2」。

简单来说,我有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只要碰触寿命剩余不多的人,便能看见表示他们剩余时间的「数字」。

那天,碰到她的手后,我的眼睛看见浮在她头上的「300」。

经过两天后,她头上的数字变成「298」。

那肯定、或许、应该就是……

那天,峯原美雨的寿命「剩下300天」的证据。

邂逅.tt

真正重要的东西无法为肉眼所见。

话是这样说,那么,如果肉眼可以看见「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是不是就表示那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呢?

我可以看见他人的内心。正确来说,可以看见思绪以及感情代表的颜色。走在路上,我可以看见每个人头上飘浮着代表那人心情的色球。

喜悦是爽朗的绿、愤怒是刺眼的红、悲伤是淡淡的蓝。

然后,乐在其中的心情是粉嫩的樱花色。

那天的公园,四处充满欢喜的樱花粉,完全不输给已盛开八成的樱花。看着看着,连我自己也跟着雀跃起来。

但是,看见情侣、看见他们的心情颜色后,让我涌现既羡慕又悲伤的心情。

我已经一段时间没有谈恋爱了。

因为我可以看见他人的心。虽然最多只能知道颜色,但还是可以察觉对方对我抱有怎样的心情。这让我觉得是件非常不公平的事。

我的心,现在肯定是淡淡的蓝色吧。

那时,在我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时,发现有个男孩向我靠近。

扑通,我发现自己的心脏激烈跳动。

他头上飘浮着一个只能隐约看见轮廓的透明球。

透明的,连我也读不透的心。

一瞬间屏息的我,忍不住开口喊他:

「喂,那边那位。」

我好想和他说说话,心中只有这个想法。

「其实,我有读心的能力。」

那是个美丽樱花盛开的春日。

也是我第一百万次的人生,慢慢开始转动的日子。

打赏
回详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129
APP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下载APP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月票
打赏
已收藏
收藏
顶部
该章节是收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阅读
我的账户:0金币
购买本章
免费
0金币
立即开通VIP免费看>
立即购买>
用礼物支持大大
  • 爱心猫粮
    1金币
  • 南瓜喵
    10金币
  • 喵喵玩具
    50金币
  • 喵喵毛线
    88金币
  • 喵喵项圈
    100金币
  • 喵喵手纸
    200金币
  • 喵喵跑车
    520金币
  • 喵喵别墅
    1314金币
投月票
  • 月票x1
  • 月票x2
  • 月票x3
  • 月票x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