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漫画 首页 男频 女频 电击文库 富士见文库 角川文库 MF文库J 排行 免费
搜索
今日热搜
消息
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历史
收藏

同步收藏的小说,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收藏

金币

0

月票

0

争奇斗妍短篇集 施虐驱魔的故事

作者:不破悠 字数:12469 更新:2021-08-03 01:05:06

[NOVEL]松野秋鸣

前略

天国的妈妈

佳奈子转学进入天妃女学院已经好几个月了

虽然基本上因为某冒牌美少女而过得很辛苦

但偶尔还是会有好运从天而降

「啦啦~♪啦啦啦~♪」

我——宫前佳奈子脸上挂着笑咪咪的表情,打开位于第二女生宿舍的寝室房门。

「蓝蓝路~♪喔耶~♪咿耶~!呀哈☆」

已经位于房内的两名学生,以讶异的目光看着心情好到飞上天的我。

「难道你……脑袋里的最后一根螺丝终于松脱了吗……?」

皱眉说出这番话的,是将头发束在两侧、楚楚可怜的美少女。

然而,这个人的真面目并不是美少女居然是男人。

这名女装少年的名字叫做祇堂鞠也,是披着美少女的皮,拥有超级虐待狂个性的臭男人。

「……太遗憾了,佳奈子小姐。您终于成为那个世界的人了。」

面无表情说出这番话的,是身穿侍女服的双马尾美少女,汐王寺茉莉花。

两人以非常冷漠的眼神凝视着我。

不过现在的我心情超级好,好到完全不会在意他们那么冷漠的眼神。

「——你们看!」

我把自己心情好的原因递向鞠也与茉莉花。

两人的视线落在我以双手捧着的物体上。

「这是……数字相机吧?普通的数字相机。」

「是数字相机没错,极为平凡的数字相机。」

「没错!数字相机!」

我得意地挺起胸膛,接着咧嘴露出笑容说道:

「刚才我在走廊遇见舍监老师,她说『这个我已经没在用了,就给宫前同学吧~』然后就送给我了!我超级开心的!」

「是喔……话说,这台相机应该是很久之前的款式吧?」

「似乎是这样没错。那是在好几年前上市、型号老旧的数字相机。功能和像素应该没什么好说的。」

「手机附带的相机功能大概也比这个等级的相机还要好吧。只是拿到这种东西就高兴成这样……不愧是老百姓,思考逻辑就是不一样。」

「思考逻辑不一样的并不是全体百姓,而是佳奈子小姐个人的问题吧?」

「人、人家难得这么开心,不要泼冷水啦!就算型号再怎么老旧,这也一样是数字相机吧!」

我朝两人露出生气的表情。

「啊啊,抱歉……看到你开心的表情,忍不住就……」

「我能体会鞠也主人的心情。看到佳奈子小姐幸福的样子,不知为何心中就会有一把火烧起来。」

「说得对。明明只是脊椎动物最底层做坏的生命体却这样笑嘻嘻地活到现在,真想要她向全世界以及本大爷好好谢罪。」

「我已经想直接说出『去死吧』这三个字了。」

鞠也和茉莉花面不改色地说着这样的事情。

「你、你们两个太过分了啦!既然朋友这么开心,你们也应该要一起开心吧!」

「朋……」

「友……?」

鞠也和茉莉花露出惊愕的表情看向我,那表情就像是听到了无法置信的事。

「唔……」

我不知为何感到无所适从。

「对、对不起……恕我刚才失言了……」

「啊啊,一点都没错。给我彻底反省吧,下人。」

「这种失言已经是白痴政客的等级了。」

呜、呜呜……这两个人果然很过分……

鞠也叹了一口气之后问道:

「不过,你拿这台相机要做什么?有机会用到吗?」

「哼哼哼……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轻声说出这句话之后——

我迅速拿起相机准备拍摄。

位于镜头另一边的,是鞠也。

鞠也有些惊讶地睁大双眼,我抓准这一瞬间按下了快门。

「嘿嘿~♪拍到鞠也的照片了!」

「……喂,你有什么企图?」

鞠也微微眯起眼睛这么说着。

我笑咪咪地答道:

「嘿嘿。我啊,想要用这台数字相机,对我喜欢的美少女们大拍特拍!然后只属于我的美少女写真集就完成了……啊啊啊啊,光想就让我受不了……」

鞠也默默走向我,然后以右手握拳抵住我的太阳穴挖啊挖的。

「啊、慢着——住、住手啊!荨麻疹会……」

我非常讨厌男性,只要身体碰到男性就会冒出荨麻疹。即使是外表宛如美少女的鞠也一样不例外。

「喂,大只女,你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肖像权吗?啊?知道吗?」

「对、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心血来潮……」

「那就删掉,快点给本大爷把照片删掉。」

「咦咦,这……喔噗!刚、刚才你打我耳光?」

「快点删掉。」

「咕噗!呃波!这、这次是来回耳光?」

我只好无可奈何地删掉照片。

「哼,这只母猪真是不懂礼貌。」

鞠也恶狠狠地扔下这句话。

「因、因为……我想要鞠也的照片嘛……」

我闹起别扭轻声说着。

随即,鞠也像是「真拿你没办法」一样叹了口气之后说道:

「总之,我很欣赏你选择美丽至极的本大爷成为第一个拍照对象。基于这一点,就准你拍我的照片吧。」

「真、真的吗?」

我以闪亮的眼神凝视着鞠也。

「嗯,真的。不过……」

就在这个时候,鞠也露出坏心眼的笑容。

「你得跪下来对我磕头说『麻烦您』才——」

「麻烦您了。」

我跪下来向他磕头并这么说着。

鞠也和茉莉花露出战栗的表情。

「好、好快……这个家伙的字典里没有尊严这两个字吗?」

「以相反的意义来说,真是了不起呢。」

「我已经照鞠也说的跪下来磕头了!好啦,让我拍照吧!」

站起来的我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拿起相机准备拍照。

「真是的……」

鞠也在搔了搔脑袋之后,让身体正对我。

「没办法……那你就别客气,好好拍下我娇媚的模样吧。」

「唔、嗯!我会毫不客气尽情拍的!」

在我调整好焦距,准备按下快门的时候。

「还有……」

鞠也的脸上微微染上红晕,用双手捏住自己的裙子。

「这是,特别服务……」

然后,缓缓将裙子往上……

「咦……?」

鞠也被裤袜包裹的修长大腿呈现在眼前。

而且继续往上……继、继继继、继续往上——

「圣、圣堂教父啊啊啊滋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发出这样的吶喊,鼻血「噗啪~~~~!」大量喷了出来。

就这么仰躺下去倒在地上,全身痉挛。

鞠也双手叉腰说道:

「真是的……这个蕾丝边有够愚蠢的……」

将这句话听进耳里的我,怀抱着幸福的心情失去了意识。

隔天。

「唔呵,唔呵呵……」

现在是放学后。照片,全都是可爱美少女们的照片。

「你……」

露出有些吓到的表情说出这个字的,是站在我身旁的鞠也。

「这些照片,都是你今天一天拍的?」

「嗯,是啊。」

我笑咪咪地回答他。

「这怎么看都至少有一百张吧……」

「光是一天就拍下这么多照片,这种行动力真是变态。」

茉莉花像是无可奈何般说着。

我则是露出陶醉的表情凝视着这些照片说道:

「这张是今天早上来上学时的桐同学,这张是下课时间的幸同学,穿着道服的弓弦同学,正在挥木刀的隆显学姐,穿运动短裤的穗佳同学,这张是熊老师,这是学生会长……啊啊,每一张都是极品……」

「这些……仔细一看,有些根本是偷拍的照片吧?」

「终于越过禁止跨越的那一条线了。事不宜迟,马上报警吧。」

「没、没有啦!我晚点会去申请许可啦!」

我连忙制止正准备打电话的茉莉花。

「话说……」

鞠也双手抱胸说道:

「你啊,明明就只有数字相机,是怎么把这些照片印出来的?你有打印机吗?」

「打印机啊,我是跟幸同学借的。她说她身上刚好带着一台小型打印机,所以就借给我了。」

同班同学桃井幸的可爱笑容浮现在我的脑海。幸同学,真的很谢谢你,请和我结婚吧。

「啊啊,这正是最完美的美少女写真集……BRAVO……」

我以恍惚的表情这么说着。鞠也和茉莉花凝视着我的眼神,就像是看到某种无比丑陋的物体一样。

「嗯?」

鞠也拿起地上其中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拍的是你自己耶,而且只有你。」

「……确实是真的。居然想让自己的照片也加入这份美少女写真集,自恋的程度真是高得恐怖。」

「这个男人婆以为自己也算是美少女?这种误解已经超越愚蠢,进入犯罪的领域了吧?这是性犯罪吧?」

「不、不是啦!」

我用力摇了摇头,并且说道:

「这是……弓弦同学帮我拍的照片。明明有很多大家的照片,却没有任何一张我自己的照片,她是这样担心我才帮我拍的……」

接着,我指着其他照片继续说道:

「除了这张之外,还有好几张是拍我的照片。这张、这张,还有这张。」

总共有四张。

在教室拍的照片有三张,另一张是放学途中拍的。

鞠也的目光落在这些照片上——

总觉得,他的脸上浮现出险恶的表情。

他专注地看着这四张照片。

「鞠也……怎么了?」

鞠也的表情非常严肃。

我在脑袋即将歪下的时候恍然大悟了。

「难、难道说,鞠也……你看照片里的我看到入迷了吗……」

「要说梦话给我睡着再说,百合大便。」

百合大便……鞠也,这个骂人的字眼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这张……」

鞠也指着我的照片。

「是不是,有拍到什么怪东西?」

「咦?」

我和茉莉花看向这张照片。

只拍我一个人的照片。

鞠也手指所指的,是我左边肩膀的位置。

在那里……

似乎有四根,白色细长的东西。

「这是……什么?」

我眨了眨眼睛露出诧异的神情,凝视着这张照片。

「茉莉花,你怎么看?」

「就我看来……似乎是人的手指……」

「我的意见也一样。」

「啊?你们在说什么啊?」

因为,这张照片只有拍我一个人,而且当时我身后没有任何人……所以,不可能会拍到别人的手指……

「不只这张。」

鞠也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拿起另外三张照片。

这四张拍我的照片里,全都有拍到那个像是某人的细长手指的东西。一张在肩膀上、一张在头顶、一张在脚边……有一张看起来还像是在比胜利手势……

「这,难道是……」

茉莉花看向鞠也的脸。

「是所谓的灵异照片吗?」

「似乎是这样。」

鞠也点了点头说道。

灵异照片?

咦、可是,这种事情……

「怎么会是灵异照片……不、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情的。大概是因为光线的关系,看起来才会像是那样……」

「四张都是这样?」

「这、这个……」

我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而且……这并不是在拍的时候凑巧拍到幽灵。」

「说得也是,不可能连续四张都是凑巧拍到的。」

并不是凑巧拍到幽灵……这是什么意思……?

鞠也伸直手指用力指向我,并且说道:

「肯定没错——你被恶灵附身了!」

「呃、咦咦?」

我惊讶得发出声音。

「慢着……鞠、鞠也,你到底在说什么……」

「这是合情合理的结论,就只有这个可能了。」

「的确……居然有四张照片都拍到幽灵,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两人相视点头示意之后——

就打开房门,把我扔到房外了。

「咦、呃呀!」

我的身体滚到走廊上。

门发出啪咚的声音关上了。

「啥……为、为什么忽然这样啦!」

我就这么跪着想要打开门,不过门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打不开。我咚咚敲着门喊道:

「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开门啦!」

「SHUTUP!」

门的另一头,传来鞠也冰冷的声音。

「我怎么可能会跟你这个被恶灵附身的家伙同住在一个房间里?在你处理掉那个恶灵之前休想进来!」

「如果想要成为这间寝室的房客,就请您用驱魔之类的方式,自行赶走那个恶灵吧。」

「怎、怎么这样!」

过分。再怎么说这也太过分了。

我继续敲着门,求他们开门,恳求里面的两人开门。

然而,鞠也&茉莉花这对恶魔搭档,丝毫没有要开门的意思。

「唔唔、呜……」

我一屁股坐到走廊上啜泣。

「呜……之后我该怎么办……」

如今我被赶出房间。

而且,差不多要到就寝时间了。

「睡在走廊吗……不,绝对不可以这么做!」

花样年华的少女,不可以做出这种像是游民的行径。

「啊、对了……」

我啪的一声合掌说道:

「请隆显学姐让我睡她房间吧……」

如果是温柔的隆显学姐,肯定会同情我,并收留我在房里过夜的。

不过,即使可以在同一个房间过夜,床的数量也不够。

既然这样,我必定会和隆显学姐睡在同一张床上……

「咦,这么重要的攻略事件,就这样被我触发了吗……?」

这个时候会发生的情景,缓缓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来,佳奈子学妹,我们同床共眠吧。』

『咦……隆显学姐,可是……』

『不用客气。还是说怎么了?佳奈子学妹不肯和我睡同一张床吗……』

『我、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知道了……那、那么,我就打扰了。』

『嗯,请进佳奈子学妹!』

『呀啊?隆、隆显学姐?您怎么忽然抱住我……』

『佳奈子学妹,我从以前就喜欢你了。』

『咦咦?』

『既然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我实在没办法再压抑内心的冲动了……佳奈子学妹,请原谅不成熟的我吧。』

『啊……隆显学姐,唔唔唔唔、啊呼……』

『啊啊啊啊、佳、佳佳、佳奈子学妹~!』

『隆隆、隆显学姐~!』

然后,两人就进入禁忌的爱情花园……唔呵呵呵……

「唔呵呵……这、这么一来肯定会走隆显学姐的结局……」

在我流下口水的这个时候——

房门随着好大的声响打开了。

「喔嘿?」

我杲坐在原地。

开门的鞠也一把抓住我脖子后面的衣领,然后把我扔进房内。

「呃噗!」

倒在地上的我猛然撑起上半身。

「等、等一下,这次又是怎样……」

「我说你……」

鞠也说着并瞪向我。

「你原本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啊?问我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我老实答道:

「因为没办法,所以想到隆显学姐的寝室过夜……」

「果然是这样。」

鞠也双手叉腰叹了口气。

接着用力咋舌。

「你啊,想怎么说明自己在石马隆显的寝室里过夜的理由?」

「问我怎么说明……我会说,因为我被鞠也赶出房间……」

听到我老实回答之后,鞠也伸手抓住我的脸。

「嘿啾喔喔喔?荨、荨麻疹冒出来了啊啊啊!」

「你这个屎蛋。说你被鞠也赶出房间?要是你这么说,我的形象不就受损了?」

「可、可是,这是实话……」

「住嘴,低能的家伙。」

鞠也以坐立不安的模样扔下这句话。

接着他双手抱胸说道:

「没办法赶出房间吗……既然这样,那该怎么办……」

「要有所觉悟,和被恶灵附身的佳奈子小姐住在同一间寝室吗?」

「这可不行。要是恶灵钻进本大爷这具美丽的肉体怎么办?比起这种无能的大只女,恶灵肯定比较想进入本大爷这个华丽超能美少女的身体。」

「可是鞠也主人并不是美少女,而是一个男人。」

「唔~嗯,怎么办……」

鞠也和茉莉花陷入沉思。

「事到如今……」

茉莉花开口说道:

「要不要请大神提供建言?」

「大神?」

鞠也转头看向茉莉花。

茉莉花点了点头。

「是的。如果是人生历练丰富的大神,或许会知道一些驱除恶灵的方法。」

「说得也是……」

鞠也以手抵住下巴,思考了一阵子之后说道:

「好,去大神那边吧。」

离开寝室的我们三人,朝着大神舍监老师所住的舍监室前进。

「喔哇~宫前同学,你被恶灵附身了啊~?」

外表看起来像一名国小女生的女性。这位就是担任舍监、据说是天妃幕后统治者的舍监老师。啊啊,大神,您头上的那对耳朵今天也好可爱。

舍监室。

我们与舍监老师隔着一张桌子相对而坐。

「是的,似乎是这个样子。」

说出这句话的,是坐在我身旁的鞠也。

以贤淑模式进行伪装的鞠也,看起来就像是非常有气质的清纯大小姐。

「然后,希望舍监老师可以提供建言,所以才会过来拜访……」

舍监老师拿起茶杯,啜饮了一口热茶之后,

「……我曾经听过这样的事情。」

她以这句话作为开场。

「以前,住在第六女生宿舍的某个女学生,好像曾经被恶灵附身。她每天晚上都会发出奇怪的叫声,造成教师们极大的困扰。虽然似乎有人提议带她去外面的神社接受驱魔仪式,不过位于圣母玛莉亚膝下的天妃女学院,居然有学生在校区内被恶灵附身,这样的传闻绝对不能泄漏出去……抱持着这种想法的教师们,对于委任驱魔的这个意见面露难色。」

我们专注倾听着舍监老师的这番话。

「在这个时候,当时的第六女生宿舍的舍监说:『我的灵感挺强的,也曾经做过类似驱魔的工作。』于是教师们决定将那名被恶灵附身的学生交给这位舍监处理。舍监说,如果要进行驱魔仪式,必须有专用的房间与道具,后来就设置在第六女生宿舍里了……据说舍监在那个房间花了好几天为学生驱魔,终于成功净化了附身在学生身上的恶灵。」

舍监老师拿起茶杯含了一口热茶。

「那个驱魔用的房间……似乎还留在第六女生宿舍。」

「换句话说……」

鞠也接话说道:

「驱魔所需的道具,都存放在那个驱魔用的房间里吗?」

「好像是这样~。顺带一提,我也有除灵房间的位置图喔~。」

舍监老师这么说着,取出了一张折成四方形的纸。

「不过,这张地图是很珍贵的东西,想得到它就必须付出代价喔~。」

「知道了……那么,我就先自掏腰包吧。不过,之后我会换算成相对的金额向佳奈子小姐请款。」

茉莉花继续说道:

「大神。这次的报酬……白化精华加上十个强走药G,您意下如何?」

「喔喔,挺不错的……好吧,我知道了。」

舍监老师与茉莉花伸手紧紧相握,然后马上取出掌上型游乐器。

在我歪着脑袋的时候,鞠也轻声说出「不懂就去拜辜狗吧」这句话。

然后,我和鞠也加上茉莉花,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朝着第六女生宿舍前进。

「鞠、鞠也,真的要去那间驱魔房?」

「是啊。」

鞠也点了点头。

「要用驱魔房里面的驱魔道具赶走附在你身上的恶灵。」

「可、可是……」

我感到有些慌张。

「鞠也和茉莉花,你们都没有驱魔的经验吧?应该说你们根本连灵感都没有吧?既然这样,那你们要怎么驱魔……」

「放心,因为是本大爷。」

「这不构成理由吧!」

「总之就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吧。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到时候再想其他的方法。」

茉莉花这么说着。

我抱持着极为不安的心情前进。

日落之后,我们潜入了第六女生宿舍。

依照舍监老师给我们的地图,寻找要前往的目的地。

位于宿舍深处,如今只用来当仓库的房间。我们打开这个房间的门,走进房内。

这里是一个空间狭窄、各种东西随意堆放在墙边的房间。

我转头环视着房间说道:

「区区这个小房间,就是驱魔房?」

听到我的这句话,茉莉花向我投来冷漠的眼神。

「难道您……在用『区』和『驱』讲冷笑话吗?」

「啊?不、不是啦!我没那么冷啦!」

「不是这里

。」

鞠也继续说道:

「依照地图来看……被恶灵附身的人,要在这个房间来一段搞笑表演,系统对搞笑表演产生反应之后,通往驱魔房的隐藏通道就会打开。」

「呃……搞、搞笑表演?」

「没错。因为这样,所以交给你了。」

「请加油吧,佳奈子小姐。」

「慢着……咦咦咦?要我表演?」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负责表演的是被恶灵附身的人。」

「请快点表演吧。」

「唔唔……」

搞笑表演……

就算忽然要我做这种事……

「那、那么,我要表演了!——标题,住在关西的母猩猩!唔呵、唔呵、唔呵呵!唔呵呵呵呵呵搞啥啊!」

我以双手搥打自己的胸膛,并且大声说着。

「…………」

「…………」

只能以绝对零度来形容的一股空气,笼罩着这个房间。

鞠也与茉莉花以蕴含杀气的目光瞪向我。

「你这个屎蛋,去死吧。」

「现在这个时节都已经接近夏天了,没想到居然能够感觉到这样的寒意。要是感冒的话我要申请慰问金。」

「话说你真的很蠢耶。表演搞笑就可以打开隐藏通道?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其实,是要朝房内墙壁的某处用力按下去……啊、是这里。」

茉莉花以手心按下墙壁的某处——

房内的地板随即打开,出现了一道通往地底的阶梯。

「驱魔房似乎就在底下。好,那就走吧。」

「好的,我们走吧。」

「……太、太过分了。」

我哭丧着脸轻声说着。我自认刚才很努力的说。

沿着阶梯往下走到底之后。

面前是一个约有教室那么大的房间。

「咦……这、这房间是怎样……?」

我用力睁大双眼。

在这个房间里……

该怎么说呢?满满的都是诡异的东西。

地上放着鞭子、蜡烛、绳子与锁链等物品,还有从天花板垂下来的手铐、像是木马不过马背是三角形的东西,以及命名为「钢铁处女」的著名拷问道具等等……房内有许多这种用来折磨人类的道具。

「这、这房间是怎么回事……?」

感到愕然的我这么说着。

与其说是驱魔房,这里看起来更像拷问室。

「鞠也主人,这是怎么回事?」

「唔~嗯,我觉得……」

鞠也环视着室内说道:

「放在这个房间里,乍看之卜只像是拷问道具的这些东西……其实肯定是用来驱逐恶灵的超级灵力工具。」

「咦、是吗……」

总觉得似乎不是这样。

「肯定没错。我看得出来,放在这里的道具蕴藏着神气。」

「听您这么说,就隐约觉得这些东西是神圣的物体了。」

不过,我只觉得这些东西与神圣完全相反,感觉像猥亵的物体。

「所以……」

鞠也拿起地上的鞭子摆出架式。

总觉得……

一股不祥的预感猛烈来袭。

「所以——只要用这里的道具拷问被恶灵附身的人,就可以把恶灵赶走了,就是这么回事啊啊啊啊!」

「咿、咿呀啊啊啊啊啊————!」

鞠也甩出来的鞭子打中我的身体。

「好痛啊啊啊啊!慢、慢着鞠也,你做什么啦!」

「我不是说这是驱魔吗?喝啊啊啊!」

「呀呜~~~~!住、住手啊~!」

「欧啦、欧啦欧啦欧啦!」

鞠也二话不说以鞭子抽打我的身体。疼痛的程度非比寻常,说真的,请饶了我吧!

「我也不是喜欢才这么做的!我是为你着想逼不得已才动手的呼哟喔喔喔喔喔!」

「骗人!一定是骗人的!你明明打得很起劲不是吗!」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来帮忙吧。」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茉莉花。

茉莉花的手上也握着鞭子。

我的脸色变得铁青。

「恶灵退散!」

茉莉花如此大喊之后,毫不留情地以鞭子打向我的身体。

「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

「嘿呀!嘿呀嘿呀!」

「咕波喔喔喔喔!哟喔喔喔喔!」

「唔……茉莉花,你挺有本事的呢。」

鞠也不知为何露出有些不甘心的表情说道:

「好,茉莉花,来比赛吧。看谁的鞭子可以让这只垃圾母猪发出比较好听的声音。」

「这张战书,我就收下了。」

两人以锐利的眼神互相示意之后,挥动鞭子的力道就变得比刚才更为犀利了。

「装甲特警!科学小飞侠!」

我的哀号声响遍室内。

住、住手!不要拿别人的身体进行这种奇怪的比赛啦!

我发自内心的吶喊没能传到他们耳中,两人手上鞭子的施虐气势有增无减。

啊啊,两名超级虐待狂高中美少女——不过其中一人是男的——梦幻的携手演出。

如果我来自于天生拥有受虐属性的家系,这将会是最完美的状况吧。

不过,我并不是被虐狂!

这种行为只会让我痛苦而已!

「话说你们两个,宗旨!快想起宗旨啊!」

请你们想起名为驱魔的宗旨吧!

两人的施虐行径变得更加疯狂——

「鞠也主人,只是用鞭子抽打已经打到腻了,接下来就用锁链把佳奈子小姐的身体吊起来吧。」

「把这家伙绑起来,等她不能动之后再抽打吗?这点子不错,事不宜迟,马上试试看吧。」

「住手啊啊啊啊——!」

「茉莉花,这种三角形的木马你会用吗?」

「会。就是让佳奈子小姐骑到上面……」

「啊哔咿咿咿咿!我、我的大腿啊啊啊啊!」

「蜡烛是吧?虽然是正统路线,不过可以用。」

「是的,可以用。」

「当然不能用吧!好烫烫烫烫烫烫——!」

「钢铁处女,这是著名的拷问道具。用来把人关住的这个人形铁箱,内侧有很多尖尖的刺……」

「既然机会难得,就来试试看吧。」

「等一下——!这样真的会出人命啊啊啊啊——!」

明明刚开始的时候说要比赛,不知何时,鞠也与茉莉花却变成在同心协力地折磨我了。

至于受到各种拷问的我……

「…………」

感觉上,已经处于即将临终的状态了。

「……呜、呜咿、呜咿咿……干、干脆狠下心来杀了我吧……」

「好啦,茉莉花,接下来要用哪一种?」

「我想想看,那么……」

我都已经处于这种状态了,两人施虐的手依然没有停止。啊啊,两位真的打从骨子里就是虐待狂,如今我也只能双手一摊悉听尊便了。

如果要逃离这种痛苦,就只能让受虐属性觉醒了……就在我很认真地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

传来某人走下楼梯的脚步声。

我们反射性地转头看过去。

走下阶梯,出现在地下室的……

「各位好~。」

是我们的舍监老师,大神。

鞠也连忙扔掉手上的鞭子与蜡烛等物品,发动伪装模式说道:

「啊……舍监老师,您怎么会来这里……」

「其实啊~因为我对这件事情挺在意的,结果调查之后发现……」

舍监老师继续说道:

「这个房间……好像不是驱魔用的房间。」

「啊?」

不是驱魔用的房间?

「以前,在这里担任舍监的那位女性,似乎是一位拥有强烈虐待狂性格的人。后来她兴致一来就打造了一个房间……也就是这个SM房……」

「啥……SM房……?」

我愣在原地轻声说着。

「不过,打造这个房间是无所谓,但要是没有对象就没意义了。所以这个房间暂时没有被使用。可是某一天,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受虐素质高得吓人的女学生,S与M的两人就像磁铁的两极,一瞬间就结合起来,落入一段变态的恋情。」

「…………」

「沉溺在爱河的两人,似乎用这间SM房做过各式各样变态的事情。当时两人发出的恍惚哀号之类的声音甚至传到外头,使得这个房间的存在被揭穿。焦急的她当时第六女生宿舍的舍监对外宣称,这里是用来驱魔的房间,自己是在这个房间为被恶灵附身的女学生进行驱魔仪式;几乎每晚都会听到的声音,则是被恶灵附身的女学生发出的挣扎声。她还谎称这间驱魔房不是她自己打造的,而是学校设立的。」

舍监老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不过,这种谎言当然不可能不被拆穿。后来舍监的行径被校方发现,结果她和那名女学生一起被赶出学校……不过,要是对学生们说明真相将会产生问题,毕竟宿舍里几乎每天晚上都在进行SM游戏,这种事情当然不方便说。所以真相并没有公诸于世,只有舍监放出的假消息——地底有一间驱魔房的这件事,至今还是成为传闻留了下来。」

「换句话说……」

说话的是茉莉花。

「这里并不是什么驱魔房,而是某个变态打造的变态SM房吧?」

「一点都没错~道具之所以会这么专业,我想是因为她们两人并不是普通的变态,而是进入超级变态的领域了。应该吧。」

「怎、怎么这样……」

我愕然轻声说出这句话。

那么,即使在这个房间受到再多折磨,也绝对没办法驱魔吗……

「真是的……」

鞠也搔了搔脑袋之后说道:

「看来,刚才真的是白忙一场了……」

总之先回房吧。

因为这样,所以我们三人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啊~可恶。」

鞠也不高兴地说道:

「不能把你赶出房间,也没办法驱逐恶灵……那么到底该怎么做?」

「您真是一个比秽物还要麻烦的存在呢。」

「对、对不起……」

我缩成一团轻声说着。

或许是刚才在SM房受过折磨吃过苦吧,感觉自己的立场比平常还要卑微。

「啊~啊,说真的,能不能请你找个地方横死街头啊?」

「我觉得头下脚上插进化粪池窒息而死的方式挺不错的。」

「呜、呜呜……」

谁来救我……请找个对我好一点的人来吧……

「真是的……」

鞠也不以为意地拿起我放在桌上的照片。

此时,

「——嗯?」

鞠也露出像是察觉到某种事情的表情。

「怎么了,鞠也?」

「…………」

鞠也全神贯注凝视着照片。

之后,他把另外三张照片也拿了起来。

就像是要以视线挖洞一样凝视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又白又细长……看起来像是手指的东西……」

鞠也以轻声细语的音量说到:

「总觉得……以手指来说太光滑了,而且也太粗了,不觉得看起来有这种感觉吗?」

「听您这么说……确实是如此呢。」

站在鞠也身旁窥视照片的茉莉花,似乎也有着相同的意见。

「何况……」

鞠也以手抵住下巴进一步深思。

「这种形状,还有这种质感……我记得好像,有某个东西跟它很像……」

我歪着脑袋。

照片所拍到的细长物体,鞠也似乎看过这个东西。

在我眼中,这只像是人类的手指就是了……而且,看起来也像是在比胜利手势……

「啊……」

发出声音的人,是茉莉花。

「鞠也主人。」

「怎么了?」

「这四张照片……是在教室里还有在放学途中拍的。这些照片全部……」

茉莉花凝视着鞠也说道:

「都有拍到佳奈子小姐的书包。」

「——!」

鞠也睁大眼睛,露出像是察觉到某件事的表情。

「原来如此……」

鞠也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原来这不是人类的手指——是触手。」

「触、触手?」

我一瞬间听不懂鞠也在说什么,不过……

「——!」

我马上就听懂了这番话的意义,并且将视线投向自己的书包。

放在我的桌上,我所使用的书包。

那是鞠也之前送我的礼物。

在那个书包里……

某种身分不明、只能以『那个东西』来形容的某种未知生命体就栖息在里头。

拥有无数触手,会发出毛骨悚然的声音,令人有种表面会很黏滑的预感,只能以『那个东西』来形容的某种存在。

鞠也迅速拿起书包,移动到房间的角落。

然后,开始传来讲悄悄话的声音……接着鞠也说着「喂,从实招来!」并给了书包一拳。

不久之后,鞠也回到了我的面前。

「经过我的询问,它全招了。」

鞠也沉着表情这么说道:

「你照片里拍到的东西不是手指,是『那个东西』的触手。它说当时只是一时起了玩心才会做出那种事情,现在已经在反省了。」

「原来会说话啊……」

『那个东西』甚至听得懂人话……

鞠也抚摸胸口松了口气。

「看来,你似乎不是被恶灵附身的样子。这么一来就可以放心了。」

「似乎是如此……」

不过,就某种意义来说,『那个东西』是比恶灵还要匪夷所思又毛骨悚然的存在……这一点真的可以不去追究吗……?

「灵异照片的真面目,居然是鞠也主人在第一集第五话送给佳奈子小姐的那个书包里的东西,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呢。」

「咦?第、第一集?第五话?」

「请不用在意我所说的话。」

既然茉莉花这么说了,我便决定不去在意。

「总之还好事情解决了。」

「说得也是。」

「不过……」

鞠也瞪向我,并且现出尖锐的眼神。

「追根究柢,都是因为你说什么要做一份只属于自己的美少女写真集,才会闹出这种风波。给我好好反省!」

「怎么这样……」咦咦?为、为什么啦!」

既然已经知道灵异照片的真相了,那有什么关系!

「少啰唆。不准反驳。要是敢忤逆的话,我就到处宣扬你是蕾丝边的事实。」

「太、太过分了!」

「住嘴,比厨余还不如的玩意不准顶嘴。」

这是强行逼人就范的语气。

「呜、呜呜……」

含着眼泪的我,

「既然这样……」

决定向鞠也提出一个要求。

「在最后……一张就好,让我拍鞠也的照片好吗?」

「啊啊?」

「求求你!一张就好!」

「唉,只是这样的话,我就答应你吧。」

鞠也一口答应之后,就转身正对着我。

「——来,佳奈子,请您尽量拍吧。」

他以天使般的笑容这么说着。

那是无比可爱,无比美丽,完美无瑕的笑容——

虽然差点喷出鼻血,但我好不容易忍下来了。

「那个……虽然这样的鞠也也很棒,不过真要说的话,我比较想看到平常的鞠也。」

「啊?平常的我?」

「嗯。像现在这样毫不做作,自然呈现的鞠也比较好……」

不经意——这真的只是不经意的想法,但我比较想要这种鞠也的照片。

听到我这番话之后,鞠也像是吓了一跳瞪大双眼。

「平常的我……这种东西,当然不可以留下照片吧?要是被不特定多数的某些人看到怎么办?」

他不高兴地转头背对我。

并且说道:

「现在的我……并不是随便就能让任何人看到的。换句话说是罕见的增值品,所以不准留下照片,就烙印在你的脑海里吧。」

鞠也露出有些害羞的表情——或许只是我看错就是了说出这番话。

不知为何,这番话令我觉得心头一暖,并且率直地点了点头。

「……嗯,我会的。」

前略

天国的妈妈

虽然每天的生活都很辛苦

不过,佳奈子过得还算快乐

[Creator"sent]松野秋鸣AkinariMatsuno

很多读者应该都是初次见面,我是松野秋鸣。

我原本就是《玛莉亚狂热》的忠实读者,

这次能够参加短篇集的写作,

我真的很高兴!

顺带一提,我最喜欢的角色是茉莉花。

这部短篇我不收稿费。

相对的,我希望能够请原作者远藤海成老师

送我一张签名画。

如果要进一步说出内心的欲望,

我希望远藤老师用高跟鞋踩住我的脸蹂躏我。

开玩笑的。

打赏
回详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34
APP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下载APP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月票
打赏
已收藏
收藏
顶部
该章节是收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阅读
我的账户:0金币
购买本章
免费
0金币
立即开通VIP免费看>
立即购买>
用礼物支持大大
  • 爱心猫粮
    1金币
  • 南瓜喵
    10金币
  • 喵喵玩具
    50金币
  • 喵喵毛线
    88金币
  • 喵喵项圈
    100金币
  • 喵喵手纸
    200金币
  • 喵喵跑车
    520金币
  • 喵喵别墅
    1314金币
投月票
  • 月票x1
  • 月票x2
  • 月票x3
  • 月票x5